【自立生活】第一屆精障青年自立生活挑戰營支持者(志工)心得

【自立生活】第一屆精障青年自立生活挑戰營支持者(志工)心得

王雅瑩   長育康復之家

真的只要相信著、陪伴著,力量就會出來了。

半年的時間,看著籌備小組歷經一次又一次的開會,從主題的設定、呈現方式到活動的進行,這段從無到有的過程中,心中不下十次的自問「他們真的辦得到嗎」。

而陪著走了這段路,慢慢發現這些懷疑,其實很多是自己的不安和自以為是;當自己全心相信時,就能感受到籌備小組的投入,且正勇敢的為自己決定負責,建構著屬於他們的合作模式,這些努力是多麼的難得可貴。在看見他們的蛻變的同時,也提醒自己要相信彼此的能力、相信陪伴的力量,因為這些相信,會帶著我們看到那些我們未曾想像的美好風景。

 

黃姿嘉   中和希望會館

參加這次的青年自立生活挑戰營,因為是第一屆從開始的籌備到人員招募,一開始就遇到很多因難,對學員們來說也是頭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剛開始大家都沒有什麼想法,需要工作人員來引導他們一項項的討論,但是在討論上有時大家會偏離主題又或是意見不合,工作人員就需要慢慢的導引回主題,當成員間意見不合就需要從中協調,得到一致的共識,學員們也從中學習表達自己的想法並接受他人的想法及立場,學員也學到何謂「溝通」?如何與別人溝通?藉由這次的活動,讓學員學習自主決定活動的規劃及表達想法,傾聽別人的說法及包容不同的意見,我想,對學員來說也是很棒的體驗及學習經驗!

剛開始因為學員還不熟悉路線,因此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帶學員認識路及熟悉環境,帶了幾次就讓他們學習自己去,開始學員們總是想依賴老師,但為了讓他們學會獨立,決定放手讓成員自己搭車去目的地。其實他們不是不會,當發現放手後,其實會搭車的人不是沒有,只是都習慣由老師帶而已。

這次我看到學員們為了這次的營隊活動,在會館結束了一天的活動再集合一同過去,我看到他們對這個活動的重視及用心,很感動!也對這次的活動安排圓滿成功及從學員身上看到對這活動的用心參與,看到他們的表現實在是太棒了!希望這活動可以永續辦下去,未來有越來越多的新成員加入,提供更多的點子讓活動更豊富。

大家都辛苦了!參加兩天一夜的營隊活動,我覺得過得充實又有趣,感謝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參與其中,也看到學員不同於會館的一面,期待下次再見!

 

林雅雯   社團法人雲林台西身心障礙福利協會

Fun鬆一夏,青年自立生活挑戰營」,一個全台首度由精障朋友籌辦的自立生活營隊,起初參與活動時,內心會感到一絲的疑惑,這真的是全部由精障青年籌辦的營隊嗎?但經過這兩天一夜的營隊生活後,我的內心的疑惑已轉變成滿滿的感動與驕傲。

在這兩天一夜的營隊,我的角色是一位支持者,從活動的一開始,我便深刻地感受每位精障青年的積極與熱情,從一開始的場地布景、簽到到開啟營隊序幕,每位籌辦小組都非常盡責、各就其職,沒有絲毫的不知所措,而是非常有條理進行每個步驟;活動開始後,又是一個驚喜,看著精障青年們投入遊戲中的專注與團結,讓我完全遺忘眼前的學員們是社會中既定印象中的精障者,在我眼前的學員們是穩定的、是有邏輯思考的、是願意協助同伴的、是有能力自己作主的。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是原本有一個戶外踏青活動,但剛好天氣不穩定,當時雖有雨備方案,但沒有直接進行雨備方案,而是決定由學員們共同表決,決議進行雨備方案還是戶外的踏青活動,在這決議的過程,支持者們與專業人員完全沒有介入或試圖引導學員們的決定,而是全權交由學員們決定,決議後兩方不同意見的學員皆沒有絲毫的不配合或是衝突,確實地落實尊重他人意見的精神,整個過程讓我特別印象深刻與感動。

在支持過程中,雖然並非每位精障青年都能完全進入活動中,但我看到學員們願意伸出手協助另一方,而受幫助的人亦開心的接受並逐漸融入活動中,不僅幫助他人的或是受幫助的都是在實行自立生活,因為他們透過自己的能力,成功的完成這兩天一夜的挑戰營;因為這個挑戰營,也讓我更相信人有無限的可能,不能因為生病或是其他原因而抹滅作為人的權益,要相信每個人都是可以自立生活-自己做主、做決定,並為自己所做的決定負責。

 

吳珮甄   台北大學學生

參與Fun鬆一下自立生活營的志工,得讓我靠近最真實的自己。看著他們用著與年齡不相符的應對方式,來應對這兩天行程中的大小事,時而爆笑、時而掙扎,但更多時候他們充滿著對生命的執著。很多時候在日常生活中那些微不足道的習慣,在這個生活營裡面,這些習慣都是可以被重新檢視的。對於他們,日常,是多變不可預測的,維持在自己熟悉的邏輯與模式是最令其放心的反應。其實不難理解,這反應是普遍的,大部分的我們僅是風險與變化承受能力高了些,如果可以,誰不想在可預測的環境裡得到最穩定的回饋呢?

光是在這一點,這些參與者在營隊中,真實的反應出在壓力中感受到的情緒與變化,更讓人反思,曾幾何時,我已經離那些真實的自己那麼遙遠,學會處理危機與焦慮,並不代表能夠安撫內心深層的不安。自立生活這個主題,不論心智、脾氣、與年齡,隨時需要重新學習與體會。

 

黃靖甯   台北大學學生

自進入社會工作系後到畢業出社會,從沒這麼近距離的接觸精神障礙這個族群,對我來說感覺很不同。這次的活動從他們自行前往劍潭活動中心時就已經開始,但因為不熟悉且在舊有的概念中認為他們就是「需要被照顧的一群」,所以擔心可能找不到路或在過程中遇到阻礙發生狀況,在出口前等待的過程其實有些焦慮。但經過一天活動後,我修正了自己的看法;他們也都是社會上的一個獨立個體,也許在某部分上確實需要人照顧,但大部分時候是可以自立的,他們明白自己要做什麼且可能比「正常人」更認真去完成。


我覺得社會整個氛圍就是輕易的讓人去給對方貼標籤,撇去這點來看,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情緒上的困擾或不能控制的地方;就像高血壓也是需要靠長期服藥或調整飲食來控制,精神疾病也是一樣,不需要被刻意的貼上汙名化的標籤與社會區隔開來。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15號晚上的檢討會,聽到忻均對他們逛士林夜市的描述,大致上是說分成兩個小隊但很少有人表示要停下來購物,問原因,有個人回答說,「因為我買東西要等,這樣其他人會因為我而停下來,不能給他們添麻煩。」

台灣的精神障礙相關服務機構在服務精神障礙者的過程中,是什麼樣的互動、行為,在明示暗示下灌輸他們不能給別人添麻煩的觀念。(我的意思是或許自己是無意識的狀態下,在互動的過程中讓精神障礙者感受到我這麼做會讓人困擾所以不能做的想法)我覺得有種部分自我被扼殺、抑制的感覺,無法正常地去表達需求、解決渴望,因為在精神障礙者的標籤面前,這些渴望及需求可能會慣性的被視為一種症狀的發作。「自主決定不在大小,而在尊重與支持」在經歷這次活動參與後,有特別深刻的感觸和體悟。

 

張嘉芯   雲林縣啟智協會

每個人都有為自己做決定的權利,不應該因為本身的障礙而受到限制。自立生活挑戰營是精障者自己規劃的活動,與他們相處的兩天一夜中,發現他們都是很有自我想法且有能力可以實現想法的人。身為支持者,我需要學習的是陪伴及尊重他們的想法,並在他們無法進下去時給予鼓勵,有時會將自己設定為小組的一員,參與他們的討論,用組員的角色去提供我的意見,參與小組的期間,很多時候都會想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或是怎麼做比較好等等,但想到本次來的目的只是協助,不應該給予建議,所以就轉換想法,等待他們自己討論。

在參與營隊的過程中,觀察到組員的轉變,從剛開始的陌生、不願意參與活動,到後來的積極表現及融入團體,可以想見組員對於本次營隊的喜愛程度。兩天活動中,與組員的相處融洽,組員對於我們支持者也給予很多回饋,讓我學習到換一種角度看待障礙者,就會發現他們其實都是很有潛力的。

「自立生活」顧名思義就是自我選擇、自我決定以及自我負責,兩天的營隊中,實現了精障青年的自立生活,他們自己規劃活動,自己選擇行程,還能夠決定要去哪裡、做什麼事,這都是一種新的體驗。身為活動參與者,我也看到精障青年的發展性,有時候不是障礙者沒有能力做這些事,而是我們沒給他們機會。

親愛的朋友您好

感謝您對身心健康議題的關懷與支持,也感謝您對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的慷慨捐助,您的每一筆捐款都是以行動支持身心健康的最大力量。



給予我們支持

專欄推薦

如果您對本會或對於本會的理念感到認同,歡迎您投書本欄參與討論。

26 Feb

我的鄰居是隻熊

By 阿悟 | In 台北市

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

26 Feb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比利時精神障礙受刑人安樂死爭議

By 林綉娟 | In 荷蘭萊頓大學工業生態學研究生

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

26 Feb

我的鄰居是隻熊

By 阿悟 | In 台北市

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這裡是文章的簡單內容介紹。

關注、訂閱我們的 即時消息